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尾声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44:3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我,我要去洗手间……”
 
    顾念踉跄的起来,也不让沈寒越跟着,到了洗手间的时候,更是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老婆,你在里面,干嘛呢?开门好不好?至少别把门锁着啊!”
 
    顾念的神色有些不对劲,不管怎么样。
 
    沈寒越还是觉得顾念在刚刚的一瞬间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有些不放心的想要跟去看看,但是顾念却把门给反锁了,这更加的让沈寒越不放心了。
 
    洗手间里响起了水声,顾念似乎是在洗澡,里面哗啦啦的声音一直在持续了很久。
 
    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样子,就在沈寒越忍不住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
 
    顾念终于打开了门。
 
    “在做什么?有没有怎么样?”
 
    全身都是湿哒哒的,低着头,也不说话,沈寒越朝着浴室里看了一眼。
 
    很正常的,真的是在沐浴的样子,这点倒是让沈寒越有点松了口气。
 
    “赶紧进到被子里去,我拿浴巾帮你擦擦头发,不然的话,你这个样子会感冒的。”
 
    伸手去拉顾念,却发现顾念的手指变得通红。
 
    “这是怎么了?”
 
    震惊的把顾念的手举到自己的面前,白皙的手指,因为主人的大力揉搓。
 
    而变得绯红,也不知道顾念在里面搓了多久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唉……”
 
    叹了一口气,顾念像是个木偶一样,沈寒越帮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丝毫没有要有自己想法的意思,脸颊还有双手都像是脱了一层皮。
 
    尤其是脸颊,本来就受了伤,再被这样粗暴的对待,脸颊又开始渗出血来。
 
    韩碧娜的事带给顾念的伤害,让沈寒越不敢再提韩碧娜。
 
    至少要在顾念精神状态还算好的时候提,明天就是韩碧娜的葬礼了,看着顾念这个样子。
 
    能够出席的可能性很小,他也不会愿意让顾念在这样的状态下去参加。
 
    而顾念那样的状态甚至持续到了第二天才消减。
 
    **
 
    “不杀他真的好吗?”
 
    看着地上已经像是一滩烂泥,全身都被打了好几个枪眼,但是却又都避开了紧要的部分。
 
    让卡洛死不了,只不过再这样流血下去的话,肯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杀了他,碧娜也不会回来了,只会脏了我的手。”
 
    看了一眼安静的躺在那里的韩碧娜,就算是已经让人给韩碧娜换了一身衣服。
 
    划了妆,脸上的苍白还是显而易见的。
 
    扫了一眼被韩墨抓来的卡洛,顾瑾寒上前一步踩在卡洛的脑袋上。
 
    “你为什么非要抓着顾念不放,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究根结底这件事都是卡洛引起的,如果不是他单方面的总是追着他们跑的话。
 
    沈寒越跟顾瑾寒也不会多事的去端卡洛的老窝,最重要的是。
 
    卡洛每次对付的都是沈寒越还有顾瑾寒的逆鳞。
 
    顾念在他们,两人之间的心中有多重要,这件事了解的人都知道。
 
    “咳咳,不过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明明你们跟我是一样的人,可为什么你们身边有那么多的人陪着你们!”
 
    卡洛咳出了一口血后,艰难的朝着沈寒越看去,因为脑袋被踩着。
 
    所以这个动作真的非常的困难。
 
    但是卡洛依旧要仰起头看着顾瑾寒,被卡洛那带着怨恨的眼神看着。
 
    里面那嗜血的因子,顾瑾寒何其熟悉,脚下一个踉跄,像是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
 
    “你跟老大一点也不像!”
 
    刚刚还一直都只看着韩碧娜的韩墨,忽然走了过来,一步一步的朝着卡洛走近。
 
    “呵呵,呵呵,是吗?究竟一不一样,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看看他现在惊慌的样子,难道你敢说,他跟我不一样吗!”
 
    丝毫不害怕韩墨一枪把他给毙了,眼前这个不仅枪法好,还熟知人体的各种结构。
 
    不然的话,也不会在打了她那么多枪,他还有力气说话。
 
    “或许在某些上面有点相似,但那仅仅是相似罢了,上位者必须该有的气场,那是不容或缺的,但是本质上却是跟你不一样的。”
 
    丝毫没有因为卡洛的挑衅而有什么变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连一丝丝的裂缝都没有出现。
 
    面的卡洛的时候,更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就连他说的话,也不过是看在卡洛即将要死的份上而说的罢了。
 
    “哈哈哈,不一样,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了,都是一样的,一样的,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他顾瑾寒沾的也不少!”
 
    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大的笑话一样,卡洛在地上不停的笑着。
 
    然而,韩墨却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就像是在嘲笑着他的幼稚一般。
 
    心底深处有一抹不安,一直以来,他坚信的某些东西似乎都开始动摇了。
 
    “你自己应该清楚明白,你手上的都是一些无辜的人的性命,老大就算手上也有几条人命,也不过是为了兄弟罢了,跟你这种嗜血的人是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
 
    说完后,韩墨便离开了,看着卡洛,他就会有种忍不住想要杀了他的冲动。
 
    但是他不能,他不想因为一个卡洛,而脏了自己的手,而且这件事警方已经知道了。
 
    杀了卡洛的话,各方面来说都会给老大带来麻烦。
 
    所以他忍耐。
 
    而卡洛整个人都陷入了混乱之中,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被人给背叛着。
 
    他站在那个位置上,如果他的手段不够血腥的话,怎么能让那些人收服在自己的脚下。
 
    他也是没有办法,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那种杀人的快感已经成了他心中的一种兴奋剂,不管怎么样他都割舍不下。
 
    然后慢慢的,慢慢的越陷越深。
 
    一双擦得程亮的皮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卡洛抬头看去,就看到顾瑾寒站在自己的面前。
 
    “怎么,你也想来说几句什么吗?”
 
    卡洛嗤笑了一声,刚刚还动摇不已的人,他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嗯,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如果像你一样被逼到了这个地步的话,一定会有不知道多少人来救我,先不说其他的了,就光是之前跟你在网络上纠缠的家伙,一定会来救我哦。”
 
    顾瑾寒的脸上带着满脸的笑容,缓缓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卡洛身体一震,没有想到顾瑾寒已经知道了那人是自己。
 
    那是卡洛第一次遇到那么旗鼓相当的对手,在不知不觉中,卡洛就陷在其中了。
 
    从他一次次故意挑衅对方,然后跑走来看。
 
    顾瑾寒,很肯定卡洛是喜欢上了苍劲。
 
    喜欢一个虚拟的人物,是件很不可思议的想法,但却是真的存在的。
 
    自己的心事就连卡洛自己都没有发现,被顾瑾寒这么一说。
 
    卡洛才明白自己那种迫切想要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的心情,原来就是喜欢的意思。
 
    颓废的耷拉着脑袋,刚刚的那一股狠劲完全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子。
 
    为自己的感情在神伤而已,看着这样的卡洛,顾瑾寒松了一口气。
 
    拍了拍手,外面一直等着的警察进来吧卡洛给带走了。
 
    看着如此听从顾瑾寒话的警察,卡洛的眼中满是惊惧。
 
    “你连警察里面都安排了这多的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警察局的局长,这样的人,居然会是顾瑾寒的人。
 
    卡洛怎么能不惊惧。
 
    要知道这个人他当初不过是想要见上一面,都没有见到,是个正直耿直到吓人的地步。
 
    但是这样的人,却是顾瑾寒的人!
 
    完全失去了斗志的卡洛,就这样像是死猪一样被警方给带走了。
 
    **
 
    “你要去哪里?”
 
    从醒来开始,顾念变得很黏沈寒越,这如果是在以前的话,沈寒越一定会高兴的跳脚。
 
    可是现在却没有办法高兴,顾念不安的拉着沈寒越的衣角。
 
    像是个会被抛弃的孩子一样。
 
    穿戴整齐的沈寒越,一看就是要出去的,而且身上还是一身黑色的西装。
 
    就连领带也是黑色的,看着如同去参加葬礼一样的打扮,顾念抓着的手紧了紧。
 
    “我,我等会就会回来,你在这里乖乖的等我好不好?”
 
    轻揉了揉顾念的脑袋,安抚着顾念的不安。
 
    “我也要去!”
 
    拽紧了自己的双手,顾念看着沈寒越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脸上的神情格外的认真,沈寒越惊讶不已,但同时却也点了点头。
 
    他知道就算他不愿意让顾念去参加,顾念的心也得不到丝毫的慰藉。
 
    不如让她参加之后,说不定能够打开她的心结。
 
    葬礼的现场摆满了鲜花,中间的那一个白色棺椁,里面躺着的韩碧娜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一点也看不出之前她死时的狼狈样子,甚至还面带着微笑,就那样躺在一片花海中。
 
    “沈寒越,你怎么照顾我妹妹的,你明明知道她跟碧娜的感情,怎么能让她来现场?”
 
    顾瑾寒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站在他身后的韩墨比以前更加的沉默。
 
    “如果不带她来的话,她只会一直逃避下去,我相信她,她一定会克服的。”
 
    虽然说这样可能让人觉得他对已经死去的韩碧娜很不尊重。
 
    但是已经死去的人,不能让活人来为此而继续消沉。
 
    这样不会得到任何的结果。
 
    “碧娜,对不起,没能救你,对不起!”
 
    像是积载了很久的眼泪,在这一刻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
 
    顾念趴在棺木上哭泣着,沈寒越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
 
    “喂,你不去劝一下?”
 
    虽然对韩碧娜的死他也很难过,但是看着顾念那一副哭的死去活来的样子。
 
    顾瑾寒又有些不忍心,忍不住用手肘捅了捅沈寒越。
 
    挑了挑眉,扫了一眼顾瑾寒。
 
    “让她哭吧,这两天她都没有哭过,哭一下会更好一些。”
 
    那天从厕所出来之后,顾念就没有再滴过一滴眼泪。
 
    那样的顾念,让沈寒越看的更加的心疼,其实哭出来更好一些。
 
    沈寒越上前搂住顾念,让她在自己的怀中哭的舒服一些。
 
    葬礼还在进行着,沈寒越把顾念带到一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情绪中的顾念。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人给转移了地方,哭到后来的时候。
 
    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顾念在沈寒越的怀中就那样哭着哭着睡着了。
 
    “你要不先带着她回去吧。”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韩墨,扫了一眼眼睛哭的红肿的顾念,轻声对沈寒越说道。
 
    顾念跟他们兄妹两的关系都很好,从小韩碧娜就喜欢粘着顾念。
 
    反而是对他这个哥哥疏远一些,要是韩碧娜看到顾念这样伤心的话,肯定也会难过的。
 
    “不用了。”
 
    对韩墨的好意,沈寒越很感激,但是若是醒来后,顾念知道自己没有参加完韩碧娜的葬礼。
 
    到时候说不定又会难过上很长一段时间,也不定。
 
    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让他抱着她好好的参加也没有关系,待会进火葬场的时候。
 
    他再叫醒她就好了。
 
    “那好吧,如果不行的话,也不要用特别的勉强。”
 
    说完后,韩墨就离开了,作为韩碧娜最亲的人,韩碧娜最后一程,自然是要韩墨送的。
 
    仪仗队的乐器开始响起,代表着韩碧娜的身体开始要送去火化。
 
    韩墨站在最前面捧着汉编的照片,曾经那张脸还经常出现在他跟顾念的面前。
 
    但是现在却看不到了。
 
    扫了一眼顾念,轻抚她的脸颊,这么吵的环境下,她居然也能睡的那么的熟。
 
    把怀中的人紧紧的搂住,只是几天的时间而已,顾念消瘦的厉害。
 
    他甚至都快要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了。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拉里笔挺的站在沈寒越的身边,看了一眼顾念,眼中露出抱歉的神色。
 
    站在她旁边陪着她的是,卜妮娜,紧紧的拉住她的手,似乎想要借此来安慰她。
 
    “我没事。”
 
    朝着卜妮娜小声的说了一句,安抚道。
 
    看了一眼感情变得非常好的两人,沈寒越微微一笑,真心的为这两人感到高兴。
 
    “这不是你的错,能够把所有的证据交给我们,你我知道你们也损失了一些。”
 
    拉里虽然没有做毒品的生意,但是枪支却是他们组织最大的收入。
 
    而他把所有的关于卡洛的犯罪证据都交了出来,也就意味着得罪了好几个这方面的。
 
    人物,所以沈寒越才说为了证据,她也失去了一部分。
 
    “这些都只是小事,毕竟我大部分都是放在意大利,而这部分也不过是因为她要来这里,所以才故意迁过来的一小部分罢了,不过现在也不需要了,迟早都是要收回去的。”
 
    两人聊的气氛有些沉重,再说了还有两个女人在现场。
 
    至于拉里已经直接被沈寒越列为男人的行列了,不然哪有女人有她那么的彪悍。
 
    就是以彪悍著称的韩碧娜都不是她的对手。
 
    “顾念还好吧?”
 
    卜妮娜扫了一眼在沈寒越怀里的顾念,从刚才开始顾念就没有说一句话。
 
    卜妮娜有些担忧,每次她去找顾念的时候,韩碧娜都在。
 
    说明他们两人的感情真的非常的好,而且听说这次还是因为顾念韩碧娜才死的。
 
    顾念会伤心也是正常的,只是身体还是最重要的。
 
    “没事,只是哭类了睡着了,不用担心。”
 
    沈寒越的脸上满是柔情,每次看着顾念的时候,沈寒越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几人稍微的聊了一下,气氛稍微的好了一点。
 
    但是接下来的步骤却又开始让人沉重的透不过气来了。
 
    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一样,顾念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要开始了吗?”
 
    大概是因为哭了一场的关系,顾念的神态看上去好了很多。
 
    没有之前的那种难过了,但是肃穆的小脸,却让看着的人更加的心疼不已。
 
    火慢慢的吞嗤了韩碧娜的身体,就那样消失在了大家的眼中。
 
    再一次出来的时候只有一个白色的小盒子,那里面就是韩碧娜的骨灰。
 
    从韩碧娜的身体被送进去那一刻开始,顾念的眼睛一直都是盯着那里看。
 
    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像是害怕错过了什么一般。
 
    有一朵花瓣从天空而降,然后落在顾念的眼前。
 
    伸出手,那花瓣就正好落在顾念的手中。
 
    那花正是韩碧娜最喜欢的花。
 
    顾念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灵魂,但是在刚才的那一刻,她真心的感觉到了。
 
    韩碧娜在于她道别,在让她不要难过。
 
    她的挚友,就算是离开,也不想让她伤心。
 
    那么她就该带着笑容送她离开才对,这么久以来,顾念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是不带任何悲伤的纯粹的笑容,沈寒越看着那笑容,有种连灵魂都被带走的感觉。
 
    在顾念笑了之后,原本躺在顾念手中的那一片花瓣,随着风飘散在了空中。
 
    仰望天空,顾念在心中默念“再见了,碧娜。”
 
    **
 
    “剩下的那些人处理的怎么样了?”
 
    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顾念,直视着前方,然后说着。
 
    知道是跟自己说话,顾瑾寒也不介意沈寒越问话的时候不看着自己。
 
    沉吟了一会,顾瑾寒才说道。
 
    “都已经处理完了,就算是为了碧娜,这些人我也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之后的之后。
 
    有媒体报道某企业系黑道恐怖组织,同时暗中经营着毒品与枪支。
 
    其中光被搜出来的海洛因,就高达数千公斤,更不用遑论那些违法的枪支了。
 
    作为该组织的首脑,卡洛,被判死刑,气公司名下的几名受益人,也都相继被逮捕入狱。
 
    被判以不同程度的刑期,而许慧母女与秦慕也都被抓。
 
    秦慕因包庇在逃犯,还有协助在逃犯进行的故意伤害罪而被判刑。
 
    最后,许慧母女二人所做的事情也都一一的暴露了出来。
 
    其母在医院的时候,经常利用职务之便,不仅对外销售迷幻药。
 
    甚至还帮助自己的女儿用这个杀人,最后做假的医学鉴定,让自己的女儿逃脱刑罚。
 
    背负着两条人命,一条是李森。
 
    她初中,曾经把她的好朋友李森,亲手掐死,原因就是李森有了新的玩伴。
 
    但因为李森是她母亲的病人,患了轻微自闭症,在她母亲的捏造下,说李森具有攻击性人格,顺利替许蕙脱了罪!
 
    另外一条是杜娟儿,因为怕事情败露而杀人灭口。
 
    在她的饮水里下了致幻药物,然后半夜开车,坠湖身亡。
 
    像许慧这样罄竹难书的罪犯,理应被判死刑,可是这一次许慧却是真的精神有问题了。
 
    不仅没有办法出庭,就连医院都不能出。
 
    精神病院中,许慧疯疯癫癫的朝着看到的男子冲去,医生被许慧撞了个满怀。
 
    “寒越是我的,寒越,寒越,我给做了你喜欢吃的东西,快点来吃呀。”
 
    也不知道许慧从哪里弄来的什么东西,像是人的脑浆一样的红白黏糊糊的东西。
 
    看的人直想吐,而许慧还一脸娇柔的把那东西举高,想要喂入面前人的嘴里。
 
    “把她锁在床上!”
 
    忽然还几个医生护士擦着许慧涌来,死死的把许慧给固定在床上,不让她动弹。
 
    最后给许慧换上了束缚衣,看着在床上不停的挣扎。
 
    嘴里不停的咒骂着的的声音,其中的几个医生护士两人视线对看了一眼。
 
    悄悄的在许慧的手臂上注入了什么液体,然后床上的许慧变得更加的疯狂。
 
    挣扎的也更加的激烈,就连嘴里的咒骂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呢喃。
 
    “许慧最后没有入狱真的是太可惜了。”
 
    看着新闻上的播报,沈寒越一边帮顾念剥着橘子,一边对着坐在一边的顾瑾寒感慨。
 
    谁能想到,之前的时候用别人精神异常这点做为逃脱刑罚的武器。
 
    现在居然还能用自己精神异常这点再一次的作为逃脱刑罚的武器。
 
    顾瑾寒邪恶的笑了笑,嘴角扬起的弧度让沈寒越都感到不寒而栗。
 
    “那可不一定,有时候死并不是最痛苦的。”
 
    是的,死只是一时的事情,但是许慧现在却是生不如死。
 
    顾瑾寒安排的人,每天都在医院里给许慧注射他们医院最先研发出来的药物。
 
    每一次的注射,都让许慧的大脑更加的混沌,也更加的疯狂。
 
    而许慧也终于在某一天,从一个医生的手中抢走了镇定剂,然后自己注射进了自己的心脏里。
 
    事情基本就这样告一段落了,死去的人已死,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的生活。
 
    顾念的身体在医院养了一段时间后,基本上好了很多。
 
    也开始积极的进行调养,每日中药没有断过,两人的年纪也不小了。
 
    每每看到孩子的时候,顾念都会慌神好一会。
 
    **
 
    时间如梭,两年就这样过去了,在这个飞速变化的年代,s国的变化也很大。
 
    看着物是人非的城市,顾念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
 
    右手被人给牵着,沈寒越一脸担忧的看着顾念,把她保护的非常的好。
 
    “我没事,只是觉得s市变化好大,我都快要不认识了。”
 
    不过是两年罢了,很多的街道还有建筑就跟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了。
 
    就连这机场也比以前的那个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
 
    “还不是因为你说要做客机,不然的话,我们自己开直升机回来多好啊。”
 
    沈寒越有些不满的朝着顾念嘟了嘟嘴。
 
    “额,你在意的地方是这个吗?我说的跟这个有什么联系?”
 
    顾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怀孕了之后记忆出现了问题,有时候跟沈寒越说话。
 
    总会有种风马牛不相及的感觉,现在也是的,她在说s市的变化。
 
    他就给她扯到不知道哪个国家的语言去了。
 
    “我当然知道你在说什么啊,你要是愿意跟我做直升机的话,我们就直接回家了,然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再去墓地。”
 
    两年前,虽然顾念的情绪好了一些,但是为了顾念着想。
 
    沈寒越带着顾念搬到了巴黎,那里悠闲的生活方式,还有环境。
 
    都适合顾念养身子,果然两年后,顾念就有了,这一次回国其实沈寒越是不同意的。
 
    但是却在顾念“我想让碧娜跟我一起高兴,我曾经说了要是有了孩子就会认她做干妈的,所以不能不回来。”
 
    就为了告诉一声韩碧娜自己怀孕了,顾念就要千里迢迢的赶回去。
 
    顾瑾寒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要以为顾念疯了!
 
    但是最后沈寒越还是妥协了,面对自己老婆楚楚可怜的样子,他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最后在顾念的强烈要求下,他们从机场直接奔墓地了。
 
    “俞北哥哥?!”
 
    老远的就看到有两个人站在墓地前,走进了才发现是俞北跟沈君美。
 
    “顾念,好久不见了。”
 
    像是老朋友一样打着招呼,顾念看到俞北很开心。
 
    毕竟很久没见了,看到沈君美的时候,两人也友好的点了点头。
 
    想要变得像是普通的小姨子那样亲密的态度是不太可能的了。
 
    两人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不过能够像现在这样像是简单的普通朋友的会面也很不错。
 
    看了一眼韩碧娜墓碑前的两大束花,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面前的两人准备的。
 
    还有那墓碑前的食物。
 
    “为什么你们会知道我们今天回来?”
 
    对于俞北,就算是过去那么久了,沈寒越始终对他抱着警惕心。
 
    他可不会忘记,对方曾经是自己的对手。
 
    “今天一大早的时候,就收到了顾瑾寒的电话,火急火燎的朝着我抱怨一通,又怕你太顺着顾念胡来,让我来监督来着。”
 
    俞北苦笑的摇了摇头,连沈寒越都拿顾念没办法,他就更加了。
 
    顾瑾寒不过是想要自己来刺激一下沈寒越罢了,谁让他日子过的那么的潇洒。
 
    看了一眼顾念的肚子,俞北的神情有点恍惚,不过还好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不说我了,你们难得回来,说说你们吧,听说,顾念怀孕了?”
 
    沈君美大张着嘴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过在看到沈寒越那兴奋的表情。
 
    她一时间有些好笑,也同时为自己的哥哥感到高兴。
 
    毕竟之前他们都以为顾念是无法再有孩子的了,不过照现在来看,这是一个好的结果。
 
    “哥。真的吗?恭喜你!”
 
    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沈君美,有些忐忑的朝着沈寒越道喜。
 
    自从那件事之后,她就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朝着沈寒越撒娇了,说话也是战战兢兢的。
 
    也不知道当初被韩碧娜怎么给调教了一下,现在变得特别的老实听话。
 
    不仅愿意出口重新进修,就连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
 
    没了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沈君美的小脸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是呀,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有小侄子了,开心吧!”
 
    伸手抚摸着沈君美的脑袋,两人之间的亲昵又恢复了以往一样。
 
    被沈寒越这样一弄,沈君美的眼中含满了眼泪。
 
    她本来以为以后都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好好的跟哥哥相处了。
 
    没有想到,还能感受到哥哥的关心。
 
    “嗯,我会好好的疼爱小侄子的。”
 
    两兄妹间的互动,顾念都看在眼里,她也不去打扰,只是注视着眼前的墓碑。
 
    上面的照片是韩碧娜软磨硬泡要自己给她拍的第一张照片。
 
    上面的她,笑容满面,阳光灿烂,就像是在为现在的她们感到高兴一样。
 
    “碧娜,你就要做干妈了,希望你在天堂也能过的幸福。”
 
    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顾念脸上已经看不见悲伤了。
 
    因为她知道,如果韩碧娜活着,也一定不想看到她哭丧着一张脸。
 
    更何况她现在怀孕了,情绪不能太激动,孩子还只有两个月,才过了孕吐的反应。
 
    她就迫不及待的来这里告诉韩碧娜这个好消息了。
 
    “好了,我想碧娜肯定也已经收到了你的喜悦了,我们来这里也有一会了,还是先回去吧,都还没有好好的休息呢。”
 
    轻搂着顾念,害怕顾念呆在那里情绪激动,沈寒越赶紧上前去想要把顾念给带走。
 
    没有想到顾念居然温顺的点了点头,这让沈寒越喜不自禁,自从怀孕来。
 
    这大概是顾念对自己最好的一次脸色了,俞北跟沈君美看着沈寒越的表现。
 
    两个人相视一笑,沈寒越这是典型的妻管严了啊。
 
    离开时,顾念回头看了一眼那布满了鲜花的墓碑,上面的韩碧娜正在迎风微笑。
 
    顾念也微微一笑,随着沈寒越他们离开了。
 
    **
 
    “啊,不要乱跑啊,你要好好的带着弟弟玩,知道吗?”
 
    连贝贝斥责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长得跟乐乐小时候一模一样。
 
    顾念抱着孩子,笑的一脸的灿烂,今天连贝贝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
 
    连贝贝居然不声不响的生了第二胎了!
 
    “妈咪,我知道了,弟弟好小啊,他不吃饭的吗?”
 
    小男孩拉着顾念怀中的孩子,房间的气氛一下子就被这小子的这句话给炒热了。
 
    “你可真笨啊,他还那么小,哪里知道吃饭啊!”
 
    已经在读大班的乐乐,不满的把弟弟的手给拍开,似乎对弟弟这么愚蠢的问题感到不满。
 
    “磊磊,你姐姐说的没错哦,小弟弟还小,他现在只能喝奶,你以前小时候也是喝奶的哦。”
 
    顾念一脸柔情的看着这两姐弟,手中的孩子才刚满月而已。
 
    “孩子什么时候办满月酒啊?”
 
    逗弄着眼前的小不点,就算是还是个婴儿,但是已经看出脸型了,长得跟顾念很像。
 
    但是这性子却跟沈寒越一模一样,不哭不闹的,安静的躺在顾念的怀中。
 
    “沈寒越本来说这周大办的,但是我不想那么麻烦,你也知道大办的话光是沈家的那一大家子的人,我估计都够呛,到时候再加上顾家的,估计s市有头有脸的都得来不可。”
 
    顾念这话说的没错,怎么说沈家都是s市的龙头老大,这长孙的满月酒。
 
    可不得大办嘛,只可惜这周事情,顾念是最不喜欢的了,每次都觉得头疼。
 
    “我想着就家里几个人一起热热闹闹的吃顿饭就好了,不用那么的麻烦。”
 
    其实顾念是舍不得自己孩子太幸苦,要知道那天的话,肯定是要抱着孩子到处走动的。
 
    就算还是个婴儿,在这里的场面下,也不能失礼,到时候她累孩子也累。
 
    何必呢?
 
    “我也知道你这想法,只是,这样的话,沈家本家那边不会同意吧?”
 
    连贝贝其实也是这样觉得的,像是他们家的这两只,她就没有办。
 
    不过那个时候她忙都要忙死了,根本就没办法办。
 
    看着乐乐跟磊磊连个一大一小的围着自己孩子,跟他玩闹,但是杰杰却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看的顾念好笑不已,太专心看几个孩子了,顾念都没有听清楚连贝贝在说什么了。
 
    “我说你啊,整个就是一副有娃万事足的样子,估计沈寒越肯定吃醋不已了。”
 
    连贝贝一想到跟自己儿子吃醋的沈寒越就觉得好笑,而顾念也想到了更加激烈的事情。
 
    脸变得通红,轻拍了一下连贝贝。
 
    “还说呢,那家伙啊,一直嫌弃杰杰是个儿子,说什么都还想要个女儿,真的是受不了他,别人家哪个不是盼着儿子的!”
 
    听顾念这么一说,连贝贝也连忙的点头,说的也是,尤其是这种大家族。
 
    “呵呵,说明你们家的那个比较喜欢女儿啊,不过我想最重要的估计是想要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女儿,这样就像是看着你小时候一样。”
 
    连贝贝的话一出,顾念立刻就愣住了,不为别的。
 
    就应该连贝贝说的话,居然跟沈寒越说一模一样。
 
    “怎么了?”
 
    见顾念变得傻乎乎的样子,连贝贝好笑的推了推她。
 
    顾念这才回过神来。
 
    “不是,你怎么能够猜的那么准啊,当初我问他理由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回答我的。”
 
    顾念脸上满是好奇,看的连贝贝很不好意思,最后在顾念的无敌直视下之后说了。
 
    “哎呀,男人都是一个样的啦,当初生乐乐的时候,他爸也是这样说的啊。”
 
    虽然满脸的红晕,但是眼中的幸福却是无法骗人的。
 
    看着自己的好友,跟她的丈夫,就算是过去那么久了,还能够那么好的感情。
 
    顾念由衷的为连贝贝感到高兴。
 
    “哇哇哇……”
 
    一声震耳欲聋的哭声响起,惊得顾念跟连贝贝赶紧转头过去看,就看到磊磊哭丧坐在地上。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连贝贝见是磊磊,反而淡定了,倒是顾念一脸紧张的跑去抱起磊磊,关心的看着他。
 
    生怕是哪里摔着了,可是磊磊就顾着哭,根本就不说发生了什么事。
 
    “乐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你欺负弟弟了吗?”
 
    见顾念有些急了,连贝贝叹了一口气,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乐乐。
 
    乐乐翻了个白眼,然后优雅淡然的跳坐到沙发上,然后挑着两条腿。
 
    不屑的朝着还在哭的弟弟那里看了一眼,瘪了瘪嘴,嫌弃的说。
 
    “弟弟他用手去摸小宝宝,然后被小宝宝给咬了。”
 
    听着乐乐说完之后,两个大人也有点晕了,顾念举起磊磊的手,上面连牙印都没有。
 
    “你别理他,就是喜欢作,也不知道学的谁,一点点小事就爱哭。”
 
    被自己妈妈给教训了,也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太明显了,磊磊止住了眼泪。
 
    看着这样的磊磊,两个大人都笑了。
 
    “咯咯,咯咯……。”
 
    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开心的笑声,还手舞足蹈的样子,顾念一脸的惊喜。
 
    这个孩子从出生到现在,谁都都不笑,但是现在却因为磊磊而笑了。
 
    顾念别说有多开心了。
 
    “磊磊啊,你看弟弟笑的多开心啊,弟弟刚刚那是跟你玩呢。”
 
    顾念虽然觉得自己儿子有在欺负磊磊的嫌疑,但是,这话坚决不能说。
 
    她还想着要让磊磊多来他们家,让她家儿子多开心点呢。
 
    看着被顾念一脸笑容就骗的不知道东南西北的儿子,连贝贝默哀。
 
    几个小人一会的功夫就又玩到一起去了,大概是真的喜欢磊磊。
 
    跟磊磊玩的时候,杰杰就笑的特别的开心。
 
    房间里洋溢着幸福的味道,那笑容也是响彻整个房间。
 
    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幸福等待着他们!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